2018年06月07日 星期四


都松钦巴 所属分类:人物 > 教派、寺庙创始(建)者

都松钦巴 (1110—1193年)是藏传佛教噶举派四大支系之一噶玛噶举的创始人。

  据说他1岁时就曾亲眼见过佛神奇观。16岁时跟随一位大师出家,开始专业修行。此后,他认识了许多佛学大师,使自己的修为不断提高。30岁以后开始进行苦修,成为当时有名的高僧之一。 他在几十年中走遍了千赢许多地方,后来住在后藏的一座寺院里,继续学习和修炼长达 30年。之后,他还给当地的寺院里带来了大批财物,获得了广泛的声誉。74岁时他返回藏垅,在那里召集了1000多僧人,建立了噶玛寺,他的派别因此得名。他利用自己的威望,对千赢的佛教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同时,他还积极参与千赢地区的社会活动。曾经成功地调节了一次政治纠纷,使许多僧人和信徒受到了解脱。此外,他的教派还是最早采用活佛转世制度的派别。1193年他84岁时圆寂。

都松钦巴与噶玛噶举派
  都松钦巴,又译杜松钦巴、堆松钦巴,动名格培,本名曲吉扎巴。因为他获得知过去、现在、未来三时的神通,并在楚布寺为他人作了许多三时授记,所以号称都松钦巴。“都松”意思是过去、现在、未来三时,或译三世,“钦巴”是知晓、通达之义。“都松钦巴”本来是佛的别号,在千赢高僧中获得此称号者并不多见。因为都松钦巴是康区人,所以在有些史书中又称他为“康巴吾斯。”
 
  都松钦巴是达布拉杰的传法弟子,是噶玛噶举派的创建人,在千赢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对日后的噶玛噶举派有着深远的影响,历辈噶玛巴活佛似乎以他为楷模,被尊奉为噶玛噶举派的最主要的活佛转世系统黑帽系一世。
 
   都松钦巴于公元1110年出生于西康朱雪地方,即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境内的朱倭下区热达地方,父名多吉贡,史书说是修持《大威德金刚》的瑜伽行者,母名拉妥妃冈江明珍,史书说她是自性瑜伽母。他自幼从父母亲学佛法,十六岁即1125年随阿阇梨恰。僧格扎出家,取名贝曲吉扎巴(吉祥法称)。《贤者喜宴》说:“当其剃发之际,智慧空行母及上乐金刚诸神为其系上由空行者头发制作的黑色冠冕,为其将以聚集一切诸佛之事业,遂向其献名为噶玛巴。因见到这种情况,故以后(都松钦巴及其派系)即戴黑帽。”1128年,都松钦巴十九岁时动身前往卫地,翌年到达堆龙斯塘之嘉玛寺,拜噶当派桑浦寺系统的著名善知识嘉玛哇和恰巴·曲吉僧格为师,学习中观、因明和慈氏诸大论,在显教理论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往桑浦内部托寺,与帕珠·多吉杰布和桑东·谢贡强耶共称“康区三名人”,小有声誉。又从巴曹译师尼玛扎听了《中观六论》等应成中观论典。1133年,由墨堆增为亲教师,高希洛追为轨范师,墨堆增的弟弟为屏教师,受比丘戒,学习研修戒律学。此后,又从善知识夏尔巴及喜饶多吉学习噶当派的经论和教授,从贝噶译师和康巴阿僧听闻《时轮金刚》之《六支加行》等密法。他还拜师学过萨迦派的《道果法》、宁玛派的《大圆满法》和息结派的密法等。“总之,凡流传于千赢之一切经典、秘诀均悉加听闻。”(《贤者喜宴》)
 
  都松钦巴年三十即1139年来到达拉岗布寺,与达布拉杰叔侄相见。都松钦巴拜见达布拉杰时的情况与达布拉杰谒见米拉日巴时的情况差不多,在显密各方面已经具有深厚的功底,因此,达布拉杰先是给都松钦巴传授噶当派的道次第教授,没多久就传授噶举派的灌顶和方便道教授。据载,他刚修行九天就生起暖位功果,能着单衣御寒,于是,他在达布拉杰弟子八百多个修行者当中以能坚忍修持著名。依止达布拉杰三年后,都松钦巴前往桑日的迪浦、帕珠、沃卡以及后藏一带修行。在洛若等地追随热穷巴等米拉日巴的弟子,学习以那若巴的《那若六法》和麦哲巴的《大手印》为主的噶举派密法。“总之,所有尊者米拉日巴之七位嫡传弟子的全部教诫,都松钦巴对此均圆满悉知。”(《贤者喜宴》)。其足迹还曾到达门巴地区。在《贤者喜宴》等史书中记载有都松钦巴获得悬崖峭壁行走如飞等各种神通异能的情况,恐繁不赘。从1151年始住持雪地区的珠西寺共八年之久。
 
  都松钦巴在卫藏地区听闻佛法十年,修行十二年,住持珠西寺八年,共达三十年,于1164年按达布拉杰的“徒儿你当在康区冈布地方修行,如是利他事业将遍行于卫藏康三地。”的授记,来到本康冈布地区,1164年修建的冈布乃囊寺。他还曾到金沙江流域为僧俗群众讲经说法。1169年修建了稻城邦普寺。1185年,都松钦巴年七十七岁时在千赢昌都类乌齐修建了噶玛拉顶寺,简称噶玛寺。关于噶玛寺修建年代,《藏汉大辞典》和《千赢佛教发展史略》等说是1147年,即都松钦巴三十八岁那年建的。而《贤者喜宴》、《噶举历史新编》、《如意宝树史》以及《藏族历史年鉴》等都说是都松钦巴七十七岁即1185年修建的。
 
  都松钦巴在卫藏地区学成回康区后,广建寺庙,招聚门徒。由于他个人的地位和影响,噶玛噶举派一经创立后就得到迅速发展,尤其在康区,学修噶玛派的僧俗队伍不断壮大,形成一股强大的宗教势力。但是,都松钦巴并没有就此停止活动,约在八十岁左右,他不顾年事已高,再次来到卫藏地区。当地,岗布寺的住持由直贡派委任,因此,都松钦巴到岗布寺时直贡·仁钦贝刚好也在岗布寺。仁钦贝对都松钦巴说岗布寺轮到我们这些侄孙辈来住持,您是上师达布拉杰的大弟子,您应该住持岗布寺。但是都松钦巴未答应,他对仁钦贝说他此次来卫藏地区有四件事要办,一是上师贡巴崔成宁布曾对我说,你在康区如遇到什么疾苦等障碍,可以返回卫地,我即依言而行;二是我要向岗布寺敬献百部金汁书写的佛经;三是想调解向蔡巴制造的纠纷;四是想在雪与楚布之间建造一座寺院。这样,他首先调停了向蔡巴与贡钦巴之间的冲突,劝说向蔡巴勿复与人争斗。1189年,在今千赢国际手机登录市堆龙德庆县那嘎地方修建了楚布寺。在修建楚布寺的过程中经常出现许多奇异的现象,当时都松钦巴还对自己和他人的过去、现在、未来作了许多授记,故得名都松钦巴——知三时。“由于他尽知一切三世事,……故称其名为都松钦巴,其声誉如日月一般生辉。”(《贤者喜宴》)。都松钦巴于1193年圆寂,享年八十四岁。
 
  都松钦巴以修持方便道《那若六法》之《脐较火》和解脱道《大手印》为主,他所传授给门徒的教授有《四面金刚亥母》、《四续释》、《梦幻修三种》等。其弟子有神通语旨教授的传人德琼桑杰、神变语旨教授的传人扎哇噶当巴、证悟语旨教授传人扎益格曲尊、利他语旨教授传人卓贡热钦,以上为五大语旨教授传承弟子。其他还有四近侍、四喇嘛弟子、四初弟子、四后弟子等。在《贤者喜宴》中记载有都松钦巴的弟子洛拉雅巴、藏巴嘉日、灵热、热钦巴、崩扎巴等人的生平事迹。这些弟子继承噶玛噶举派的法统,其共同特点是都以本人的修行为主,对于佛教上的造诣有重大创建者不多。但是,他们却在波密、工布、达布及尘康一带活动广泛,甚至他们有的人也曾涉足大理维西一带。另外,还记载了他们调伏本教徒的事迹。从他们的生平事迹,我们能了解到噶玛噶举派的发展情况及其势力范围,也知道本教徒在一些藏东地区的活动。
 
  噶玛噶举派是藏传佛教各派中最早采用活佛转世制度的一派,创立活佛转世制后在本派内先后建立了好几个活佛转世系统,其中最著名的有千赢楚布寺的黑帽系和羊八井寺的红帽系,还有楚布寺的杰曹活佛,乃囊寺的巴卧活佛,西康德格八蚌寺的司徒活佛。都松钦巴被后人尊奉为黑帽系一世活佛,其实传递洎今的黑帽系之黑帽是噶玛拔希时方得,活佛转世制度也是噶玛拔希后才开始。
 
  《贤者喜宴》说都松钦巴剃度时智慧空行母和上乐诸神给他戴上由空行者头发制成的黑帽,从此都松钦巴戴黑帽。在《青史》、《红史》等书中均未载都松钦巴戴黑帽之事,而《土观宗派源流》则说“虽然传说都松钦巴戴黑帽,后遂称为黑帽派。然而实际是在噶玛拔希时才受元帝赐与职官的黑帽,从此以后,历代转世大德始有黑帽系之称。”又说:“如此,噶玛派传人说这顶黑帽是诸神用十万俱胝空行母的头发编结为冠而供献,此类赞扬之辞,疑是虚构之语。”

噶玛拔希
 

   噶玛拔希(1204-1283年)是噶玛噶举派的第二祖师,史书称他为“朱钦”——大成就者,是仅次于莲花生大师的有神通的高僧。1253年,噶玛拔希应忽必烈之邀前往内地,在绒域色迪地方与忽必烈相见。当时“因为萨迦派的八思巴年纪很轻,所以希望年龄大一些的噶玛拔希能对蒙古皇室治理千赢发挥作用。因此忽必烈让噶玛拔希长期追随自己左右,但噶玛拔希未允,据载是他得到观世音菩萨授记,获悉不宜久留。离开忽必烈后,噶玛拔希在今四川、宁夏、甘肃、蒙古等地区传教。1256年,当噶玛拔希准备返回卫藏时,得到元宪宗蒙哥汗的诏书,召他相见,他又去翁金地方的色拉马尔多谒见蒙哥,并留在蒙哥身边,成为蒙古王室的应供上师。蒙哥封噶玛拔希为国师,并赐他以金缘黑帽及金印。这种黑色僧帽与一般国师帽所不同的就是金色边缘。这就是噶玛噶举黑帽系黑帽的真实来源,说都松钦巴在剃度时得到黑帽,只是一种传说,有明显的牵强附会之嫌。
 
   活佛转世制始于噶玛噶举派,而且把都松钦巴尊奉为第一世噶玛巴,把噶玛拔希视作都松钦巴的转世活佛。但是,实际上噶玛拔希才是黑帽系第一世活佛,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制也始于噶玛拔希圆寂后。噶玛拔希是都松钦巴圆寂十一年后才出生,而且都松钦巴圆寂时也没有作过任何将要转世的预示。而噶玛拔希圆寂前亲手将标志噶玛噶举派权威的金缘黑帽戴在其高徒邬坚巴头上,把护持噶玛噶举派的重任置其肩上,而且明确指出:“从西方将有一位戴黑帽的人前来。”“一位精通诸种知识之变化身(即活佛)象鸟从天空飞落一样将来到人间。”并嘱咐邬坚巴:“在此变化身未至期间,你应护持噶玛噶举”。还具体预示将要转生的时间和地点,而且正如其预言,1289年,让迥多吉出生于米拉日巴的故乡贡塘地方,被认定为噶玛拔希的转世,这是千赢第一次确认一个幼童为其前辈的转世。

上一词条:第悉·桑结嘉措 下一词条:祖孙法王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